校友风采

more

一路向北

发布时间:2014-09-11 点击次数:1715 作者:赵翠玲   2002新闻系

       倒视镜里的世界,越来越远的道别,我转身向北,心中涌起排山倒海的琐碎……
    “失落”在寻北的起点
       回想我的大学生活,我找不着中心,那点点滴滴,都让我如此留恋。只是今天,我转身向北时,突然有人说:祝福你,找着了北。找着了北,我一时无语,只是突然想起了曾经的《大学秀》。
       我一直认为自己不是个方向感极强的人,因而我的大一处于蛰伏状态。其实在大二初,我仍然没有想明白我要奔往哪个方向。做杂志的念头最先得益于老师的一句话。很简单的一句话,却点燃了几个年轻人心中热情的火焰,“年轻人是应该自己尝试着做一些东西的”。火焰一旦点着,就会越吹越疯,于是我们开始从生活中挖掘市场。我们最终看好大学生这块市场,觉得可以以大学生为受众群体创办一本杂志,有所作为。我一直是一个想做就做的人,所以就毫不犹豫地着手干了起来。
       首先最大的困难是资金问题。赞助商并不好找,因为关系到商业利益,所以常常是我们说得口干舌燥,赞助商却无动于衷,到最后还把自己给绕了进去。
       我相信道路是曲折的,前途却总是光明的。后来,终于有一个好人完全被我们的热情和努力感染了,拿出了1 000元钱,算是“以资鼓励”。也就是依靠着这1 000块钱,我们把杂志做出来了,发行量100本,以赠阅为主,意图先培养读者群。记得当时一切都很原始化,排版在图书馆,用WORD,做得很艰辛。现在想起来,我还是很感谢那些和我一起工作的朋友们。没有他们的支持和帮助,《大学秀》是不可能诞生的。只是遗憾它的寿命只有两期,就成为了我永远的珍藏。
       《大学秀》的诞生和消亡带给我很多的东西。从一本杂志整个的运作流程到如何定位,如何面对市场,我学到了很多。尤其是人员的任命与使用,如何和同事相处,如何建立自己的企业文化,我开始认真地思考这些问题。
经历是重要的,无论你自以为看过多少,自以为懂得多少,亲身的经历和其后的总结才是最为真实和可贵的。
       重识寻北的铿锵
       创办《星期九》是从大三下学期开始的。当时《现代营销》杂志社社长陈女士无意中读到了我们的《大学秀》,读后觉得很感动,觉得杂志的风格定位很不错,于是找我们协商想联手创办一本商业杂志。机会就这样降临了。
       有了初步的想法,《星期九》的前期工作很快就开始了。每晚我们都聚在北苑食堂讨论,讨论杂志的定位、读者群、内容、风格、方向以及刊名,每次讨论至少都在两小时以上。有时大伙觉得头都想大了,完全是愁眉苦脸苦不堪言状。好在每每此时,一旦见到大伙浑身瘫软、抱头乱挠时必有人会突然轰出一两句精彩谑言来,引得大伙一顿爆笑,打趣中讨论又得以继续进行。而最有意思的一段还是排版时期,我们的小编辑可真是够水准,创意无穷。每个新的设计被做出来的时候大家都兴致高昂,有的甚至乐得手舞足蹈。那段日子是幸福的,虽然每晚都得到十一点才能收工,但大家都踏踏实实地付出着自己的一切。就这样汇合创意、讨论PK、会后准备、定稿排版,杂志如期上市了。当时,我们抱着那本本杂志是真高兴啊。
       其后几期,根据市场反馈,《星期九》不断地进行风格调整,一步步走向了成熟。去年年末我还有幸以《星期九》主编的名义参加了在北京召开的全国图书交流会。这次交流会真让我大开眼界:中国的图书市场很大,图书市场的发展潜力很大。交流会回来后我知道我会走得更远。
      现在我做主编已经一年,经历了很多风风雨雨。一路我和杂志同呼吸共患难。我一直都把它当做自己的事业来做,发自内心地喜欢它,珍视它。目前,《星期九》发展势头良好,正处于一种平稳上升的阶段。
       说实话,无论何时,一提起《星期九》,我心中都会洋溢着无尽的感动。《星期九》带给了我很多东西:通过它的成长我更明晰地了解了做一本真正面向市场的杂志该是怎样的,它也给了我极大的信心,并帮助我提前进行了同社会的衔接;在经济上,我的工资可以让我很好地独立生活,不用再花家里的钱;在人际关系上,我和很多人接触,自己的交际面打开了,拓展了。同时,从许多成功人士身上我学到了很多东西,这些帮助我扩展了视野。
       大四上学期的研究生保送,它也助了我一臂之力。因为我很明白只要有希望就要付出百分之二百的努力,结果成绩并不是最好的我,成功保送了传播学的研究生。而最最重要的是《星期九》团队告诉了我,很多时候我们需要有无私奉献的精神,要学会不带利益动机地去做一些没有直接名利回报的事情,学会为自己的理想、团队踏踏实实地付出一切。
       如今在这个位置我开始习惯了更主动地去思考各种问题,也不再放任自己懒惰。太多太多事情需要我来处理,和杂志的,和同事的,和上级的,和其他媒体的,每件事情都要处理得很准确很到位,包括对自己定位这样的问题,每个角色都要定位好。在学校我是学生,在杂志社是主编,所以我总觉得自己要学习的东西特别多,时刻觉得自己需要充电、吸收,像海绵一样地吸收。因而,现在一有时间我便静下来研究那些以前忽略的营销策略、人际关系等厚厚的书本。
       我还零星地做过一些其他的事情,如 《校园周刊》的记者、《营销学苑》杂志编辑、在《长春晚报》实习等等。这些经历或者是为了丰富自己,或者是实习的需要,没有太多的东西可以说。但是,我依旧很珍视自己的经历。
       现在想来,我很庆幸当初自己尽早地走出了第一步。《大学秀》,《星期九》,正是它们推着我一步步走到了今天。我不敢说自己的今天很成功,但我想我的今天的确很幸福,因为我有了自己的方向,我找着了自己的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