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风采

more

勇于改革 敢闯新路

发布时间:2014-09-17 点击次数:2422 作者:陈鸿滨   1949中文系

         陈鸿滨,教授,1929年4月生于河北辛集。原沈阳大学校长、名誉校长。1953年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中文系(本科)。先后在东北教育学院、沈阳师范学院、辽宁大学、沈阳大学从事教学和领导工作,任过系主任、教务处长、大学校长等职务。主要兼任过沈阳市人民政府科技顾问,市政协委员,文教委员会副主任,现任沈阳社会科学联合会副主席,中共辽宁省委、省人民政府咨询委员会委员,辽宁省文秘学会副会长,辽宁省高教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作家协会辽宁分会会员,中国高等职业技术研究会副会长、顾问,中国高教秘书学会副会长,中国秘书科学联盟顾问等多种社会职务。发表论文数十篇,并多次获奖。20世纪80年代主编大型《文秘丛书》一套,有《秘书学概论》、《文秘写作》、《行政管理学》、《文书学概论》等十种教材,300余万字。由辽宁大学出版社、辽宁教育出版社出版,公开发行。1993年,为中国广播电视大学主编全国通用教材《文书学》,被中国“秘书杯”论著评奖委员会评为优秀论著二等奖。
       1989年被评为“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沈阳市劳动模范”,1992年国务院批准他为有突出贡献的专家学者,并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他的事迹被《中国当代名人录》、《世界名人录》、《中国劳模大典》多种刊物收录。1994年《高等职业教育》杂志在《劈波斩浪敢于闯出一条高教改革新路》的报告文学中介绍了他的事迹,编者按语说:“陈鸿滨同志,1983年至1994年在担任沈阳大学校长期间,勇于改革,敢闯新路……创建和发展了沈阳大学,成绩斐然,在辽宁,在东北乃至全国都有影响。”

       我于1949年初到东北大学三部五班参加政治学习,结业后入中文本科学习,本应1953年毕业,但1952年11月经中央教育部批准提前毕业,分配到东北教育学院工作。在东北大学受教育的过程中,领导的谆谆教诲和老师的言传身教使我明确和坚定了为中国教育事业奋斗终生的信念。正是这种信念,使我四十多年来一直在教育阵线踏实工作,奋力进取,为中国教育事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从1953年到1982年,这三十年我一直在东北教育学院、沈阳师范学院、辽宁大学从事教育和教学管理工作。在工作中一直勤恳努力,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从助教到教师到副教授,从教研主任到系主任到教务处长,我都是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这中间既有教书的酸甜苦辣,也有受到学生欢迎的喜悦;既有教学管理上的艰难困苦,也有改革取得成绩的欢欣。由于工作上的成效,1960年我被选为沈阳市先进工作者,参加了沈阳市的文教群英会。这风风雨雨的三十年有许多可圈可点的感受,也有许多未完成的遗憾。但我想着重把到沈阳大学这十几年的感悟小结一下,供校友参考。
       人们常说,不知是时代造就英雄,还是英雄成就了一个时代。我所生长的年代就恰好是那么一个英雄辈出的,充满豪情壮志的年代。青年时代的我就立志要为中国教育事业贡献自己的一生。
 

       时代的幸运儿
   
       20世纪80年代是改革开放的年代,也是让人们大有作为的年代。沈阳市委市政府为适应改革开放和为加快沈阳市四个现代化建设,急需大批的专业人才,为此筹备建立了沈阳大学。
       1982年日本国霞山会致电我国教育部,邀请高校教师赴日本考察访问。为此教育部组织全国六所高校的六名教师组成代表团赴日考察访问。我有幸参加,并被指定为代表团团长。代表团在日本考察访问了许多院校、教育科研院所和工厂。日本战后的经济高速发展,而这又大部分归功于对教育的重视和教育的改革。这一切都深深地触动了我,使我对我国的教育改革有了新的思考。归国不久,沈阳市委、市政府就决定任命我为沈阳大学第一任校长。这是党和国家对我的信任,也是一个严峻的考验。我既兴奋又紧张,因为我面对的新的工作岗位——沈阳大学,是借助东北工学院的名义成立的“东北工学院沈阳分院”,是在一所中学院内废弃的平房里,到了冬天便是“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借助辽宁大学的力量办起了“辽宁大学沈阳分校”,同样是一所中学院内不用的旧平房,“四壁见日光,上下土飞扬”,夏日大雨,室内便是小雨。市里给沈阳大学一块地方,也是被废弃的一所中学旧址,断壁残垣,杂草萋萋,只有三栋小平房,在小平房边上是一个挖取沙石的巨大深坑,后来填充它用了三万五千米的土方。刚开始沈阳大学就是这样一所一无校舍,二无教师,三无设备的空架子学校,条件十分简陋。
       这种空架子大学该如何创办?我感到恐慌,又深感责任重大,但作为共产党员,在党交给的任务面前,我只有不畏艰难险阻,创造条件去完成任务。同时,我想到日本之行给我的启示:日本一个战败国,在城市的废墟上,经过奋发努力,大力发展教育,带来了经济腾飞,我们应该做得更好。经过认真思索,我发现根据现有条件,走老大学的路子是行不通的,必须走一条创新的路子办学。所以,经过反复的思考研究,结合考察日本教育的启示,我采取了改革措施,制定了办学方针,实行收费走读,不包分配,择优推荐的制度,改变了大学生一切都由国家包下来的做法。这项重大改革,是对高等教育习惯进行的统招统分的重要突破,是对新型的社会主义办学道路的大胆开拓。这种制度对于端正学生的学习态度和对建设事业的态度起到了重要作用,打破了入大学就是端起铁饭碗吃大锅饭的消极态度,但也冒着巨大的风险,顶着来自各方面的压力。

       大胆创新,积极改革

       办学方针确定后,我又根据沈阳市振兴经济所需要的专业人才的情况,组织了干部到社会调查。通过调查我们了解到,沈阳市三千多个中小型企业所需人才应属于应用型的,只有从沈阳建设出发才能保证培养人才对路,专业对口。老大学的专业,许多已不适应经济发展的需要,沈阳大学要革新:一、老大学有的专业,沈阳经济建设仍然急需的沈阳大学要有,如机器制造等专业;二、老大学有,但不大适应经济发展需要的,沈阳大学要革新,如外语系教学计划,有别于普通大学外语系的安排,增加了工作中应用广泛的科技外语的比重;工业会计专业大大增加基建财会、成本预算等方面内容;三、老大学没有的,而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急需的,沈阳大学要开设,比如给水排水工程专业、文秘信访专业、家具设计与室内外装修专业、公关专业、机器人专业等等。
       同时,我们还与主管业务局及用人单位共同研究了课程设置问题。在一些课程中大量削减了不必要的纯理论教学,增加了新的科学知识。如经济系取消了可开可不开的农业经济等课程,减少了中外经济史的教学时数,而把理论和实用价值较高的市场预测、目标管理、价值工程等专业知识,从企业管理和商业经济课程中分离出来,充实新的内容,作为新学科开设。外语系大大增加了口头练习、笔头实习的比重。工科加大了实验课教学。这种应用第一的指导思想,保证学生在学习期间有足够的学时掌握必需的专业知识,又培养了学生的动手能力,使学生走上工作岗位就能适应工作。
       专业设置和课程确定了,还需要高质量的老师,但当时沈阳大学缺乏这种师资,我就借助沈阳市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多的优势四处聘请专家名师来校上课。再加上收费走读,不包分配,择优推荐的办学方式,学生一进校就承受到竞争的压力,激发了学生的学习积极性。学校制定了一系列制度,如奖学金制度,毕业分配双向选择制度,留降级制度等等。对教师健全教学评估体系,奖优罚劣,施行聘任制,职称评定不论资排辈等一系列措施的实行,使沈阳大学的师生,尤其是毕业生,在社会上都享有一定的声誉。沈阳大学的第一批毕业生中,有11名收到了研究生录取通知书。中美合营公司和著名的辽宁省实验中学都选择了一些毕业生。辽宁省和沈阳市两个建筑单位,包要了沈阳大学的建筑专业毕业生。沈阳大学第一批450名毕业生全部得到了工作。当时的我,以及和我一起努力奋斗的同志都感到极其欣慰,我们的尝试总算没有失败。
       办学的首要问题是资金。老大学每名学生每年2000元经费,沈阳大学每名学生只有500元。为了解决资金不足的问题,我们一开始便采取了多种形式的办学收入来解决。在校内办本科班、专科班、夜大成人高考班,面向全国的函授班、自学辅导班、定向招生班,各种类型的短期培训班,长短期外国留学生进修班等。另外,与企事业单位联合办学,为行业培养专业人才,接收进修生、代培生等多样办学,为基本建设和继续发展增辟了巨大的财源。1984年至1987年三年间,学校财政收入高达1000多万元,建起了教学楼、图书馆、实验中心,俱乐部、招待所、教职员工食堂、家属宿舍等。如今,沈阳大学已拥有2200多万元的固定资产,具备了一定的教学和科研能力。
       我还主张教师要积极搞科学研究。1988年,沈阳大学就有十多项科研项目获国家、省、市成果奖和专利权。教师们在国内外学术刊物上发表120多篇论文,一些作者分别参加了美、英、日国家召开的学术会议。学校的科研项目“自动急救药盒”获北京国家发明展览会铜牌奖,制出的汽车自动称重装置被邀请参加1989年8月在莫斯科举办的科技成果展览会,公开出版编著的教材有76种之多。
我从社会调研中了解到企事业单位急需秘书人才,于是,1984年,沈阳大学在辽宁省第一个设置了文秘专业。学生毕业后受到社会欢迎,全部分配了工作。辽宁省自学考试指导委员会确定文秘专业为全省自学考试专业,指定沈阳大学为全省主考学校,并聘我为辽宁省自学考试指导委员会委员,文秘专业组组长。
       由于自身的经历,我本身对文秘专业有很大的兴趣和较深的了解。当时文秘专业是一门新专业,尚无统一教材。然而那时候,省里参加文秘专业考试已有1万多人,30多个自学辅导站急需教材。我主编了300余万字的文秘丛书,在全国文秘教材中是出版较早,种类较齐全,质量较好的一套教材。辽宁省自学考试指导委员会将其定为全省文秘专业自学考试通用教材,具有一定的开创意义。1992年,我被中央广播电视大学聘任为主讲教师并负责主编中央电大全国通用教材《文书学》。1993年由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出版社公开出版(已再版6次),该书被中国“秘书杯”论著评奖委员会评为优秀论著二等奖。

       四十载执教路,风雨兼程,芬芳满天下

       我在教育战线上耕耘的40余年里,深感中华民族的振兴在教育。把学校办得更好,更适应社会的发展,让学生得到最好的高等教育,真正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的高质量的建设人才,适应我国经济振兴的需要,应是教育工作者的毕生追求和工作信念。
       沈阳大学是在改革中诞生,在改革中发展壮大的。我有幸参与了沈阳大学的创建和发展,并尽了最大的努力,也受到党和人民的承认,被评为“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享受政府特殊津贴,并被选为中国共产党辽宁代表会议代表,被沈阳市委和市政府授予“沈阳市劳动模范”称号。退休后,政府又授予我沈阳大学名誉校长荣誉称号。这是政府、国家、学生对我的信任和鼓励。
       现在的沈阳大学已经发展为一所涵盖经、法、教、文、史、理、工、农、管等九大学科门类,以本科教育为主体,同时拥有硕士研究生教育、高等职业技术教育、继续教育和留学生教育的多层次、多类型办学的综合性大学。各类在校生总数达到3万余人。沈大人正努力为把学校建成在全国同类院校中有一定影响力的高水平综合性大学而努力奋斗!
       回顾过去,展望未来,在创新改革的道路上,虽然充满荆棘和压力,但是只有创新,才有发展,只有改革,才有进步。我坚信,中国高等教育将会越走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