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师范大学学生就业指导服务中心

校友风采

more

伟大出于平凡

发布时间:2014-09-17 点击次数:4293 作者:李德恩   1946自然科学院农学系

        李德恩(1928- ),男,汉族,辽宁辽阳人,中共党员,研究员。1946年2月入东北师范大学(原东北大学)自然科学院农学系学习,历任佳木斯师范学校校长,黑龙江大学副校长,黑龙江中医学院院长、党委书记,黑龙江广播电视大学党委书记等职务。曾发表论文20多篇。

        我1946年2月份考入东北师范大学(当时的东北大学),一年之后就毕业了。当时正处于抗日战争与内战的交界时期,日本刚刚投降,东北地区刚刚光复,国民党又发动了新一轮的战争。随着形势的变化,学校不停迁移,本溪——丹东——通化——长春,最后到了佳木斯。我开始上的是预科,后来正式进入东北师大自然科学院农学系。因为当时考虑到国家刚刚成型,首要任务是发展农业,农业是国民经济基础,也是国家自立的基础。学这个专业,利用好我国的资源,对以后的建设发展还是很有用处的。
       当时,我们除了学习专业课,还学革命思想教育,这门课很重要。专业课由日本教授教,他们都是抗战胜利后我国从伪满大陆科学院中接收过来的。伪满大陆科学院是以掌握东北资源及研究如何开发和利用为研究宗旨的,他们对东北的矿产、石油、林业和农产等方面进行广泛研究,取得了一定成果。在1946年10月份,学校成立了第一届学生会,我参与竞选并担任了主席。年底前,国民党召开了制宪国民大会,制定《中华民国宪法》等。而就在当年的5月23日,我们在跟随学校从长春迁移到哈尔滨的时候遭到国民党的飞机轰炸,亲眼见到自己的同学、老师被炸身亡。看到国民党又恬不知耻地破坏国共合作,我跟同学们都十分气愤。为了使更多的人能认清国民党的反动本质,提高革命觉悟,我们学生会要求召开解放区第一次人民代表大会,全校师生都参加了,我担任主持人。当时的《东北日报》在1946年11月12日这期报道了这个由学生发起的事件,可见这次代表大会在社会上反响之强烈。
当时战乱连连,学校虽然也重视学习,但力不从心,只能随着形势的发展而变化。1946年,抗战时期一度停止的土地改革又重新在中共控制区域内展开,口号是“革命者有其田”。我当时服从组织安排,下乡参加土改工作,也算顺应了潮流。1947年合江(解放战争时期设置的省区)省成立土改工作团,我被分到了依兰县道台桥区杨家烧锅屯,担任土改工作组组长。我们的工作内容用当时的流行语来说就是打土豪,分田地。当代作家周立波有一部小说叫做“暴风骤雨”,当时的情景就跟书里描写的一模一样。土改工作主要是在冬天农闲的时候开展的,因此我在杨家烧锅屯待了不到一年,1948年合江省委成立党校时又将我调回佳木斯市,在合江青年干部培训学校担任教师,称为“思想队长”。
       我在那里的教师生涯持续了几个月,主要负责学员的思想教育工作。后来干部培训学校解散,我被分配到佳木斯联合中学。联中由伪满时期的“男子国高”、“女子国高”和“师范”三校合并而成,是党在新中国成立前创立的最早的几所学校之一,毛泽东还曾亲笔给学校师生写过信。因为当时是组织需要你做什么你就要去做,因此也顾不得专业对口不对口的问题了。我在学校任历史老师,还担任师范班的班主任。1949年我又调到了黑龙江汤原中学,任教导主任、副校长。
       1950年,我去中国人民大学成立的教育专修班学习。因为感觉自己在实际工作中还有很大的不足,需要理论学习来充实自己。当时苏联还在支援新中国建设,因此我们的老师都是苏联专家,他们都用俄语讲课。一开始有翻译,后来师生都感觉这种方式太慢,因此苏联专家们就写出授课提纲发给我们,并着手培训中国教师们讲课。这个专修班的考核十分严格,我们年轻人还好点,有些老的学员上起课来就比较吃力了。人大是解放后中国共产党自己成立的学校,当时是吴玉章任校长,东北师大后来的校长成仿吾也在人大担任过校长,还有许多老一辈的教育专家都曾在这所年轻的大学任教。
       我在此接受教育和熏陶有一年时间,1951年回到合江省,被任命为佳木斯师范学校(今佳木斯大学教育学院)校长。我接受过苏联教育,因此在学校中搞改革,向苏联学习,使得佳木斯师范学校在全国都比较有名望。1954年中央教育部师范教育司司长带领一个考察团来到我校,连吃带住进行了两个月的详细考察,后来我校就被确定为全国三所重点中等师范学院之一(另外两所是毛泽东的母校长沙师范学校和北京师范学校),经验在全国推广。
       1955年我被评为“省优秀教师”。后来我又先后担任过黑龙江教育学院的教务长和黑龙江大学哲学系系主任(1962年),哲学系就是我们现在的思想教育系。随后就是大家都熟知的十年“文革”动乱。由于之前与苏联专家接触较多,我也跟当时的许多知识分子一样,被扣上了“修正主义”的大帽子,蹲“牛棚”,挨批斗,挨揍,职务自然也被撤了。“四人帮”打倒后,我被重新起用,在黑龙江大学担任教育处长、副校长。1983年调到黑龙江中医学院(今黑龙江中医药大学)任校长、党委书记,1987年至1989年在黑龙江省广播电视大学任党委书记直至离休。
       我在从事师范教育的时候,有一门课是必须要上的,就是专业思想教育。20世纪50年代中小学教师在社会上地位比较低,有一句俗话就是“家有二斗粮,不当孩子王”。因此,首先师范生应当认识到教师事业的伟大,真正发自内心地热爱这一职业。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是立国之本,是民族兴旺的标记,一个国家有没有发展潜力看的是教育,这个国家富不富强看的也是教育。真正决定人才的是一个国家的教育,这也是关乎国家根基的最根本的事业。作为以后的灵魂工程师,师范学生应当为此感到自豪。
       在我任佳木斯师范学校校长时,学生们毕业后都分配到农村去做教师。有些学生感到自己没有前途,找我来谈心。我就跟他们讲起一部苏联电影《乡村女教师》,讲的是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战及苏联卫国战争时期,一名平凡的乡村女教师经过大半生的时间,最终桃李满天下,展现出了不平凡的精神的故事。这部电影拍摄于1947年,曾经感动、影响过全世界许多地方的人们。我自己年轻时看这部电影也很受感动,自此决心投身于祖国的教育事业。我对学生们说,伟大出于平凡,伟大也好,成功也罢,最终归于平凡而普通之中的点滴积累。你在农村默默无闻地做好本职工作,教好一批批的学生,这事业也是伟大的。我一生一直在做教育工作,感到非常愉快,在学生身上我学到了许多东西,正是孔子所说的“教学相长”。从事教育工作,天天跟学生们在一起,也能使自己保持心灵的年轻。
       我认为所有从事教育工作的人都应该热爱自己的学生。前几天我在新闻上看到汶川地震中弃学生于不顾而只顾自己逃命的教师“范跑跑”,感到十分气愤。我认为他不是一个合格的教师,在思想品德上就不过关。教师之所以成为教师,是因为有学生,学生需要他们传道授业解惑,现在学生都没了,还上哪里去当老师?没有事业,个人的存在也就失去了价值。选择了教师职业,就应该选择保护和关爱学生,危难之中,完全不顾学生的生死,在学生心目中的崇高形象也就荡然无存。亲其师,才能信其道,很难想象,一个如此自私自利的教师怎么能够教好学生。我们可以原谅作为一个普通人的他的先逃行为,却不能原谅作为一个教师的他的这种行为,更不能原谅他的沾沾自喜并把自己的行为拿到大庭广众下炫耀。教书育人,为人师表,教师这个职业是必须要有较高的道德水准的,我相信国家取消他的教师资格是很有道理的。
       在俄罗斯、德国、法国等国家,师范学生不交学费上学,毕业后从事教师行业一定年限早已成为一种惯例,已经实行了好多年。而且教师教育的政策、法规具体完备,教育工作的每个环节都有明确的规定,教育行政部门的职责权限也非常明确。他们有一套完整的教师资格认证制度,承担教师工作就像律师行业一样,必须取得相应的专业证书。对于那些曾经在学校进行过教师教育课程学习的学生,在任职前只需要将有关资料通过政府和专业协会的确认,领取资格证书;而那些未经教育培训的人,则要通过考试来获得教师教育资格证书。相比而言,我国的高等师范教育虽然落后一百多年,但政府也将其放在了很高的地位上,给予了很大重视。现在在包括东北师大的几所师范院校进行试点推行免费师范生制度,这样,大批家境不好的优秀学生就会加入到这个行业中来,对提高教师的整体素质水平很有帮助。我希望这种制度能尽快推广到全国,做到“开放化、一体化、综合化、专业化”,让我国的师范教育尽快与国际接轨。
       我今年八十多岁,平时除了看电视外也经常上网看看新闻。我把平时的做家务活和散步当成锻炼。我的孙子孙女跟你们的年龄差不多,有读研的,有工作的,学的专业也各不相同。大学是人生的一个里程碑,里程碑的周围往往有着很多很多的岔路口。在走向社会之际,我希望母校的毕业生们都能选好自己的路,实现自己的人生目标,为祖国作出贡献。